□陳中華
  我一時竟有些尷尬。但是,此事也引起我無盡的猜想:在美國,下級給領導送禮和中國有什麼不同?
  這一次在美國居住了兩個月,因非公務,與美國各界人士沒什麼太多接觸機會,自然談不上交友。但是,也恰恰因為孩子的關係,與幾位美國普通人有了一次或多次的接觸,印象頗深。
  兒子遷新居,有了新鄰居。隔一條林蔭道,北鄰是一棟粉牆平房別墅,沒圈圍牆,室外是草坪,一位灰白髮、高壯的七旬老人總在那兒整理,一位顯然是他妻子的老嫗偶爾幫他。兒子說,這是一位退休警察,為人熱情,鄰居們若有什麼事都找他幫忙。他正想著將自己的房子賣掉,租房住,再購一輛房車,以後的事便是旅游。哦,賣房購車去旅游,在中國真沒聽說過。我們自然要結好鄰居,一個雨霽下午,我們在草坪外道上與他搭訕,妻子附帶送了他一小盒中國茶葉,對方很高興,說歡迎來這裡居住,以後就是鄰居了。
  我們問他旅游為什麼不乘飛機,這個年齡開房車旅游是否太累。他的回答出乎我意料,他說自己以前是個機場警察,非常清楚美國機場安檢太粗疏,他對此有些擔心。
  西鄰是一家熱情的美國人,兩次主動來拜訪,可惜我都沒在家。
  回國已三四個月,兒子來信說,退休警察鄰居租了房車,載著一家老小出去旅游兩次了,美國住宿費昂貴,晚間都睡車上,這種旅游花費實惠得多。說他的房子還沒賣。
  不知何故,兩年前孩子結交了史考特一家人。史考特今年60歲,與兒子很談得來,經常問起兒子的父母什麼的,一次經電話溝通,對方同意與我結為兄弟,要我為他起個中國名字。我在族內排輩為“義”,我就說,乾脆叫陳義和吧,蘊意也挺好。他的中國名字就叫陳義和,我就有了這個美國“本家哥”。
  兒子買了房,陳義和送來一臺燒烤機慶賀。“溫鍋”時一家人都來了。他身材修長勻稱,妻子漂亮又顯年輕,是他大學時的同學。他有兩個兒子,攜三個孫輩都來了。三個孫子孫女不哭不鬧,聰明可愛。史考特正學漢語,水平像中國電視上初學入門的西方人,談話時我說“民主”一詞,他怎麼也聽不懂,從手機屏上多次打出漢字“名著”問我是否。我們見面中的兩次是在基督教徒的活動日,作為一個作家,我為瞭解這方面知識和“感受”而去,他則是一名志願者。一處教會分為英語堂和漢語堂,漢語堂里參與活動者多是華人,包括港澳和臺灣人,還有少數歐羅巴面孔。任何人發言都使用漢語,史考特持無線話筒,始終侍立在後面,誰舉手發言他就將話筒遞給誰,時而吐出蹩腳的漢語。我方纔悟出他為什麼不到英語堂聽課:他是為學習漢語。
  他告訴我,他想賣掉自己的公司去中國,中國對於他來講是個神秘的地方。我以為他是要去旅游,他解釋說主要是想在青島住一段時間,青島被我妻子誇得太好了。我問,你怎麼住?他說想創辦個小公司,就是門市,他本人有一絕妙的自釀啤酒的工藝秘方,沒外泄過,他想和我妻子合作在青島開設門市。有一次,他專門提溜來十多斤自釀啤酒,我喝著,確實是有史以來品嘗過的最甘美的啤酒。
  再以後我又得知,中國對他的吸引力主要緣於他的女兒。他女兒已在湖北教英語兩三年,後來轉到了深圳,為著個人的愛好和事業還未結婚,她給家人的信息中傳遞了不少有關中國的魅力。
  美國人與人交往很少客套。一次,一美國人到家中修葺,完工後妻子依中國的習俗客套說,在我家吃飯吧。不想對方痛快地應承下來,還說:讓我妻子也來吧,我要下班接她的。因絲毫沒有準備,妻子只好設法以送實物酬謝的方式搪塞過去。
  兒子所在公司是一大跨國公司,在中國也有分公司。丹佛分部的一位負責人一次攜8位同事來家中做客。中間,我講起中國屬相問題,他們紛紛向我詢問自己的屬相,當說到一個人屬豬時,同事皆哄堂大笑。事先,我把從國內帶去的齊河產現代黑陶工藝品——一對寶葫蘆托兒子單獨送給了那位“老闆”,並囑兒子解釋,中國龍山文化已有4000多年曆史,其典型代表是龍山黑陶,由濟南龍山發現……對方偕同事來做客,還我一本印刷精美的丹佛風景攝影冊,由兒子翻譯,當著所有同事對我說,“你送我的禮物很珍貴,我很喜歡,謝謝!”我們去美國不可能給兒子的每一位同事帶禮物,依中國習慣,只私下單獨送給了領導——他,不承想竟如此實在、直率,當著眾人面說出這事。我一時竟有些尷尬。但是,此事也引起我無盡的猜想:在美國,下級給領導送禮和中國有什麼不同?
  (本文作者為大眾日報高級記者、作家)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和美國人交朋友)
創作者介紹

taro

vr86vrmhw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